搜书网 > 其他类型 > 舒清顾盛钦最新章节 > 舒清顾盛钦 第919章 离家出走

舒清顾盛钦 第919章 离家出走

宛宁下意识打了个寒颤,赶紧点点头。

忽然,她想起了什么,道:“你多久能回来啊?虞晚让我帮忙问一问,安安的手术……”

她还未说完,便被慕久年一个冷眼瞪了过去。

只听男人声音凉薄,道:“只要你听话,那个孩子就不会有事。”

宛宁心里一咯噔,有种莫名的感觉敲击在她心口。

难道慕久年已经知道了什么?不然,他为什么三番两次的用安安来威胁她呢?

可转念一想,好像也不对。

如果慕久年真的发现了安安是他儿子,他绝不会对安安的病情一拖再拖。

宛宁平息了一下情绪,觉得自己大概想多了。

慕久年见她发呆,看了眼手表,该去机场了。

他冷声道:“去把我衣服拿过来。”

宛宁赶忙跑到房间里,将他的西装拿出来,递给他,道:“路上小心。”

慕久年也只是凉凉的瞥了她一眼,出了门。

……

慕久年一走,宛宁便觉得心头压着的一块大山好像移开了一些。

她整个人放空的靠在沙发上,深深地舒了口气。

上午去了医院,护士正在给安安吊水。

安安看起来有点郁闷。

宛宁关心的问:“安安,怎么不开心了?”

安安嘟着嘴道:“妈咪,我觉得医生叔叔好像不喜欢安安了。”

“嗯?”

宛宁没有听懂,她摸着安安的小脑袋,微笑道:“我们安安这么可爱,医生叔叔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”

安安可怜兮兮的摇摇头,道:“真的。以前医生叔叔总是笑眯眯的,可现在,安安觉得他每天都好像很生气

。安安不敢主动跟他说话,怕他更生气。”

宛宁听着安安的话,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儿了。

慕久年是安安的亲生父亲,以前慕久年对安安好的时候,宛宁还有点害怕这个男人发现什么,从她身边抢走

安安。

可现在,这男人对安安就像对普通病人一样不苟言笑,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更难受了?

宛宁陪着安安在病房里玩了会儿拼图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电话是个陌生号码,宛宁有些奇怪的接了起来。

那边传来江新亚小小的声音,“许老师,是你吗?”

宛宁愣住,过了好几秒,才想起来声音的主人。

她温柔而耐心的问:“亚亚,有事吗?”

江新亚声音里带着一丝失落,“我爹地说,你以后不会来了,是真的吗?”

不知为什么,宛宁听着江新亚的声音,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牵动着。

她低低的应了声,道:“嗯,最近许老师有点事情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江新亚顿了顿,问:“许老师,你是不是生气了?是因为我姑姑吗?”

宛宁不知该怎么说,这么小的孩子,却有这么重的心思。

虽然宛宁并不讨厌江新亚,却总觉得这孩子有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。

宛宁怕小家伙想太多,连忙道:“是许老师自己有事情,跟你姑姑没关系。亚亚,你爹地很快就会给你找到

新老师的,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…我还是喜欢许老师。”

江新亚默默的说完,请求的问道:“许老师,这周五我们学校有一个亲子活动,需要爹地和妈咪一起参加,

你可以来吗?”

宛宁诧异了!

爹地和妈咪一起参加?

那与她有何干系?

许宛宁淡声询问道:“亚亚,你妈咪不方便来吗?”

江新亚的声音越来越小,带着一丝落寞,“我没有妈咪。”

从生下来,他就只有爹地,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咪。

可是他印象中的妈咪,就是像许老师这样,温柔又美丽的。

江新亚的话让宛宁的心尖微颤,她几乎就要答应下来,可突然想起了慕久年的警告。

现在安安的命在慕久年手里,她不能拿安安冒险,更不能惹恼了慕久年。

因此,宛宁只好委婉的拒绝道:“亚亚,这件事你还是跟你爹地商量一下吧。许老师这里真的不是很方便……

小家伙没有再缠着宛宁,只是闷闷的‘嗯’了一声,便挂上了电话。

宛宁叹了口气,看着手机,心里五味杂陈。

对江家的情绪更是十分复杂。

按说,江家跟当年辛家的家破人亡有关,可是面对这么小,有这么单纯的孩子,宛宁总觉得有些愧疚。

本以为她拒绝之后,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,宛宁也只把它当做一个插曲。

然而,晚上宛宁从医院回来,便接到了江祁胜的电话。

虽然很奇怪,这父子俩在同一天给她打电话,可宛宁还是接了。

怎知电话一通,就传来江祁胜紧张而焦急的声音,“许小姐,不好意思,这么晚打扰了。亚亚今天是给你打

电话了吗?”

“嗯……是啊。”

宛宁茫然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江祁胜貌似在路上,声音都夹杂着风声,“是这样的,亚亚不见了。我查了他的手机,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

你的。能告诉我,亚亚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

宛宁下意识的紧张起来,连忙将江新亚上午给她打电话所说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江祁胜。

说完,她道:“亚亚是什么时候不见的?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?”

江祁胜重重叹了口气,道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这孩子最近闹着找妈咪,那个亲子活动对他来说很重要。

这本就不关你的事,只是现在孩子不见了,我暂时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”

宛宁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。

因为自己的拒绝,所以江新亚离家出走了,是这样吗?

不是说惧怕江家的势力,宛宁是真的担心江新亚这么小的孩子,这么晚自己跑出去,会出什么事。

她声音有些颤抖,道:“江总,你现在在哪儿?我跟你一起去找吧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江祁胜现在正在路上到处找孩子,也没有办法告诉宛宁具体地址,他道:“许老师,你也不要把这件事放在

心上,是我最近没有安抚好亚亚。先这样吧,打扰了。”

江祁胜挂了电话,到处找江新亚。

如果再找不到,他就只能报警了。

宛宁听着电话里的‘嘟嘟’声,心里越来越忐忑。

江新亚到底去了哪里?

一个没有妈咪的小孩子,宛宁打从心底同情他。

她暗暗自责,不该这么直接的拒绝这个孩子的。

她能看得出来,江新亚有都喜欢她。

况且,上次也是这个小家伙在江老爷子面前替她求情,是他为了她,跟江姝丽大闹。

可自己却没有记得小家伙的好,就这么拒绝了小家伙的请求。

突然,宛宁想到了什么。

她立刻掏出手机打给江祁胜。

那边江祁胜还在四处寻找孩子,接电话的声音也透着疲惫,“许老师?”

宛宁道:“我好像知道亚亚会在哪里了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江祁胜完全不敢相信。

他是孩子的父亲,可他一直知道,江新亚因为没有妈咪,从小就早熟,心思藏的也深。

宛宁才跟江新亚接触过一次,怎么可能猜得到江新亚去的地方?

江祁胜觉得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
可自己找了那么久也没找到儿子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按照宛宁说的地址去找江新亚。

因为那个地址恰好能路过医院,宛宁也立刻上了江祁胜的车,跟他一起走寻找江新亚。

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,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,雨下的毫无征兆。

宛宁咬着指关节,看着外面的阴沉的天气,越来越担心。

上次是小家伙借给她伞,为了她不淋雨,而跟江姝丽据理力争。

可现在,小家伙却因为自己,跑出了家门,不知道会不会淋着雨。

路上,江祁胜道:“你真觉得亚亚会在那儿?”

“我也是猜的。”宛宁淡淡的说:“亚亚跟我说,学校里有一个女孩儿会弹钢琴,他很喜欢那个女孩儿,也喜

欢跟那个女孩儿讲心事。”

江祁胜神色一顿,不是很相信。

宛宁见他这副表情,了然一笑,道:“江总可能平时太忙了,不过亚亚没有妈咪,江总还是该多抽出点时间

来陪陪他。”

江祁胜有些尴尬,自己对儿子的了解居然还没有一个刚教儿子一堂课的女老师多。

……

终于,车子停在一个白色独栋洋楼门口。

车灯打亮,宛宁和江祁胜惊喜的发现,穿着绿色t恤、黑色短裤的小家伙正屈膝蹲在小洋楼门口。

小家伙的身上全部被雨淋湿,整个人蜷缩在一起,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鸟。

江祁胜立刻就下了车,宛宁紧随其后。

江新亚发现爹地来了,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,可看到江祁胜那阴郁的脸色,小家伙就笑不出来了。

江祁胜走到他面前,虽然很心疼小家伙淋成了这副模样,可跟自己的担心比起来,他更生江新亚的气。

一把握着江新亚的胳膊,把小家伙拉了过来,江祁胜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,家里有多担心你?这是谁教你的

,一不开心就离家出走!”

说完,他直接将江新亚夹在怀里,对着他的屁股便打了下来。

江新亚委屈的哭出声,道:“爹地,不要打我,我错了!”

宛宁见状,连忙跑过来拦住江祁胜,“江总,您别这样对亚亚。”

说完,她也不顾自己跟江祁胜之间雇主与雇佣的关系,硬是将江新亚从江祁胜手里拉到了怀里。

江新亚睁着泪眼朦胧的眼睛,不可置信的道:“许老师?你怎么也来了?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洪荒之老子是玉兔 武侠之超神当铺 带个微信闯武侠 魔皇大婚 神武剑尊 八云家的出逃者 楚王妃 不败狂徒 星际庄园主 影后快穿纪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