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书网 > 其他类型 > 秦静温乔舜辰最新章节 > 秦静温乔舜辰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见面解决问题

秦静温乔舜辰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见面解决问题

“你想好了要见我?”

乔德祥问着乔梁。

这个时候的乔德祥还不知道秦澜已经回来,但他猜想乔梁让他过去一定要说这件事。

“想好了。您有个心理准备,我会安排你见一个人。”

乔梁没有直接拆穿事实,怕刘管家那边不好做事。

乔梁这么一说,乔德祥就知道秦澜已经回来了。看来他有必要给秦澜打个电话询问一下。

“好,明天早上我过去。”

乔德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都没犹豫就直接打给了秦澜。

在他看来乔梁应该知道了他做的事情,并且是秦澜告诉乔梁的。

电话很快接通,但意外的是接电话的竟然是乔梁。

“爸,有事明天见面在谈吧。”

乔梁直接就把乔德祥的话给封死。如果二十年前他能做到现在这样,事情恐怕早就解决了。

“好,明天再谈。”

一切已经明了,彼此心里也有了定数,乔德祥的话说与不说也没有意义。

次日上午十点左右乔德祥和刘管家已经来到了乔梁和秦澜的家。

此时此刻的客厅里,沙发的一边坐着乔德祥和刘管家,另一边是乔德祥和秦澜。这些人当中最忐忑最无助的就是秦澜。

她都不敢正视乔德祥,连打招呼都没有底气。看到乔德祥她就会想起二十多年前他的霸道和专制,还有他威胁人时那阴狠的眸光。

“想谈什么说吧。”

乔德祥提醒着,这是他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见到秦澜。

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,但还是风采依旧清新脱俗,和乔舜辰母亲比起来的确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一件事,就是第一眼见到秦静温时的熟悉感,原来姑侄可以长的如此相似。

“爸,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了,我知道的你也都知道了。我们就不要拐弯抹角干脆摊牌吧。”

乔梁沉稳的开口。既然是解决事情的,那就干脆一点。既然大家都明了一切就没有必要含沙射影。

“你说。”

乔德祥简单干练的两个字回应着乔梁。他到要看看那乔梁怎么说,又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。

“首先,我和秦澜的事情您不要在管了。不要逼着她离开,不要让她来承担所有。”

“对不起她的人是我,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。”

“二十年前我放弃她,结果痛苦了二十多年。现在我们很好,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她再一次离开。”

乔梁先是表达着自己的态度,他要让父亲知道秦澜对于他来说有多重要,他要让父亲知道他守护秦澜的那颗心有多坚定。

“二十年前你没有处理好你的私事,弄得妻离子散,二十年后你哪来的勇气面对这一切。”

“你要面对的问题是什么你有想过么?你和她在一起,有想过两个孩子的心情么?”

乔德祥逼问着乔梁。如果没有乔梁的这一番话,他还可以做到心平气和。可乔梁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底气让他忍不住愤怒。

如果事情都如嘴上说的这样简单,这世上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怨恨。

“我想过,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可能我都想到了。正因为我想明白了,才必须去面对这件事。”

“至于乔雨和舜臣,这二十多年我偿还的已经够了。我欠秦澜的,不管别人怎么看我,我都要用余生来补偿她。”

乔梁有些话憋在心里说不出来,着实让人抓狂。可是决定的事情也不能轻易反悔,他只能通过其他的办法来劝说父亲。

“你欠她的?是她欠这个家的,她欠两个孩子的。”

乔德祥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当年的事情也因为愤怒而渐渐清晰。

“若不是她,两个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母亲,不是因为她孩子怎么可能痛恨你。”

乔德祥质问着乔梁,但那双犀利的眸子却紧紧的盯着秦澜。与其说责怪自己的儿子,不如说痛恨秦澜。

他能理解乔梁在外面有女人,只要秦澜不声不响的,他也可以当做不知道。然而乔梁把事情闹大了,非要和乔舜辰母亲离婚。

这样的状况乔德祥是绝对不允许发生,而且也严重的影响到了两个孩子的幸福。正因为这些因素,乔德祥才不得不出手解决问题的。

如果说当年的事情是他的错,那么秦澜和乔梁也脱不了干系,他们是推波助澜的那个人。

“抱歉,我……我先出去。”

秦澜狼狈的站起身,随后迈步离开。

面对乔德祥的指责,她找不出一个辩解的词来。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,知道会遭遇这样的场面,但秦澜还是愧疚的无法言喻。

乔梁口口声声说自己老婆的死不是她的原因,可是没有真相的状况下这个锅她就必须背着,这种腐蚀人心的内疚她就必须承受着。

“老刘……”

乔梁不放心秦澜一个出去,自己还必须和父亲谈下去,于是让刘管家出去照顾秦澜。刘管家没等乔梁把话说完,已经迅速起身跟了出去。

这时候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乔德祥和乔梁父子二人。

“爸,你说话能不这么伤人么。我们今天是解决问题的不是声讨过去的。”

乔梁抱怨的说着,这一辈子他极少和父亲这样说话。但今天他忍不住了,因为父亲的话委屈了秦澜。

“问题能离开过去么?没有过去孩子怎么可能恨你恨她。你知不知道舜臣杀了她的心都有。”

乔梁可以不问过往,但乔德祥不能忽略。

没有过去的事情就没有现在的一切,也就没有那二十多年所有人的不如意。

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,不是乔梁一个人痛苦,两个孩子一样被煎熬着。他们两个的痛苦谁能体会,又是谁来补偿呢。

“乔梁,问题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秦静温一旦知道所有事,她是不可能不调查车祸的事情,也不可能放任他们家的公司就这样没了。”

“到时候你怎么解决?是让舜臣报复秦静温,还是让秦静温打击乔氏?”

乔德祥的担心来自于乔舜辰对待过去事情的态度,他都有杀了秦澜的心,怎么可能冰释前嫌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呢。

“爸,这些问题我都想到了,我会慢慢的找办法解决这一切。”

“我们现在谈论的重点不是过去的事情,也不是未来会如何。我现在希望你什么都不要干涉,把一切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乔梁的重点在于此,而父亲则是各种担心。乔梁若不开口纠正一下,今天这个谈话就没有意义了。

“你来处理?怎么处理?和秦澜结婚,让孩子接受?”

“你认为可能么?一个杀了自己母亲的凶手,他们能接纳她当后妈吗?”

乔德祥不服气,乔梁越是让他放弃,他越是愤怒。在乔梁看来,他老了他没用了,他所说所做都是多管闲事。

可是他不服气啊,他还有能力,还有精力去处理很多事情。

“爸,舜臣母亲的死不是因为秦澜的出现,不要在把责任都推给秦澜。她已经无辜的背了二十多年的黑锅,您不能再用这样的话来伤害她。”

乔梁反驳着父亲的话,情绪激动之余他也顾不了太多。

“背锅?你说秦澜背锅?那你告诉我罪魁祸首是谁,是谁有这个能力让舜臣妈跳楼自杀的。”

乔德祥满脸都是愤怒,都是对乔梁的不相信。事实就是事实,不是乔梁帮着辩解就能改变的。

“她外面有人,那个男人死了她就跟着一起跳楼了。”

乔梁愤怒的一字一句说出了事实的真相。他冲动也好,刻意也好都不得不和父亲说出来。因为只有父亲知道了,才不会伤害秦澜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乔德祥怀疑自己年纪大耳朵不好用,于是确定着乔梁说的话。

“爸,我没有说谎,这也不是捏造。这是事实,只不过这些年我一直都没说而已。”

乔梁知道父亲听到了,也听清了。只是他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,也不想相信他说的事实。

“舜臣妈外面有人?”

乔德祥冷了声音,怒了眸子。他的确听到了,只是害怕乔梁在找着借口。

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那种推卸责任的人,不是那种乱泼脏水的人。尤其这种事情,这不是诋毁别人,是给自己扣帽子。

看父亲眼里有着不信任,乔梁只能详细的说明一下。

“这个男人是她的同学,他们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恋爱。她和我结婚也是被她家人逼迫的。即使和我结了婚她和那个男人也没有断了联系。”

“所以她根本就不在乎我喜欢别人,甚至她都支持我出去找个女人。”

想起当年的事情,乔梁没有痛苦,有的只是悲催。他这一辈子最失败的就是婚姻,就是任由父亲摆布。

如果没有这段失败的婚姻,他也不会有现在的痛苦。

乔梁看父亲一直在听着,也就没有停止。

“她知道我和秦澜在一起之后,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开心的祝福我。她说这样她就没有负罪感,就不会愧疚了。”

“她跳下去的那个房子就是她和那个男人约会的地方,她为了掩饰经常带乔雨去过,也带舜臣去过。只是孩子小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。”

乔梁毫无波澜的说着妻子的过去,他和妻子的关系其实不是爱人更像是朋友。

“怎么会这样,你为什么不说。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在外面有男人。”

乔德祥接受不了的抱怨着,如果他早一点知道,早就让乔梁离婚了。乔家宁可不要这样的女人,也不能污了乔家的名声不能脏了乔梁的心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萌宝助攻:首席老公买一赠一 重生女魔之爱神箭 我和队友入洪荒 公冶家族的血簿 末世重生小娇妻 窃法祖师 血字游戏 与妻书 嘉靖风华 剑起苍溟